“老赖”医院不在少数,欠款影响企业发展:公立医院欠债会导致关闭吗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3-04-29 20:57:09  浏览次数:9

公立医院欠债会导致关闭吗

长期以来,医院拖欠医疗企业货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,“医院欠款清单”也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。不过,专家表示,此举可能有一定效果,但总体有限。要解决医院欠款问题,仍需找出“病根”。

撰文 |汪航

从4月10日起,广州各大医院在登录药品采购平台时将看到一个新栏目——欠款排行榜。这是中国第一个统计医院欠款排行榜,业内称之为“老赖医院排行榜”。

根据《关于广州医疗机构新增逾期未结算清单功能的通知》,根据医疗机构级别,各级按一定时间范围和统计类型计算“累计欠款金额”和“欠款比例”前三名医院,每月1日自动更新。

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“医学界”,该措施是敦促医疗机构及时收集资金,以减轻企业的经营压力。据她说,“(公立医院)欠款在全国很常见,而偏远地区则更严重,希望尽力优化商业环境。”

长期以来,公立医院拖欠企业账户是一个“困难”的问题,也存在违约、抵押等情况。上述措施出台后,一些专家对着陆效果表示怀疑,认为症状不是根本原因。许多地方也在积极出台解决医院欠款问题的政策,指向医疗保险、医院和医疗企业之间长期存在的“三角债务”。

“老赖”医院不少,欠款影响企业发展

早在去年2月,时任国家医疗保险局副局长的陈金福在国务院例行政策简报中指出,医药行业,特别是耗材领域,支付积压是一个大问题,药品半年以上,耗材一年以上未付款占很大比例。政策支付周期的官方标准不得超过30天。

纵观全国,“医院欠钱不按时归还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。中部城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机构经理向“医学界”估计,超过一半的公立医院可能会拖欠款项,平均拖欠时间从3个月到1年不等,这种现象至少存在了十年。

根据四川省医药保化品质量管理协会此前发布的信息,国内某省医药采购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,该省绝大多数地区在规定的30天内收款金额不足20%,出现大量逾期未收款。逾期未收款金额占集中采购总额的近一半,已成为困扰集中采购企业经营的风险因素之一。

2018年,湖北省医药行业协会对8家具有代表性的医药商业企业进行了调查,发现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支付期限为960天,是国家要求30天支付的32倍,最高欠款金额为8600万元。

与其他地区的医院相比,8600万的欠款并不高。根据2020年10月国务院第七次检查结果,湖南省部分部门和单位将无分歧债务改为分歧债务,部分医院占用医疗流通企业大量资金,支付期过长。

例如,截至2020年10月,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应付账款余额为3.47亿元,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应付账款余额为6.5亿元,占制药流通企业的大量资金。

官方信息还透露,2019年,仅青海省医药流通企业的平均支付期就达到239天,有的甚至超过5年;此外,医院还拖欠了许多医疗企业的款项,如西宁市第三人民医院拖欠了37家民营企业1523.74万元。其他公立医院也有不同程度的拖欠。

“医学界”从公共渠道发现,医疗机构拖欠企业账款的现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:一是基础设施、医疗设备购买形成的欠款,二是药品、耗材、设备购买形成的欠款。欠款问题不仅出现在大型公立医院,而且也出现在一些基层医院。

2021年3月,山东省医疗保障局、山东省卫生委员会发布通知,承认基层医疗机构存在欠款情况。通知中,山东要求济南、淄博等7个市14个县(市、区)89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尽快还清欠款,均拖欠企业货款一年以上。

对于这些中小企业来说,收款难将严重影响自身发展,甚至因资金周转压力大而导致生存困难。数据显示,如果医院拖欠一个月货款,企业将减少近1%的利润。

据《海口网》2014年报道,珠海几家大型公立医院共拖欠13家当地制药企业2.9亿元,导致许多制药企业困难,珠海制药流通行业协会无法收回债务。珠海制药流通企业行业协会会长苏伟坤曾公开介绍,“企业没有钱可用,基本上正在寻找贷款的方法。”

根据广东当时的规定,医疗机构自收到药品之日起不得超过60天,应当按照合同时间及时结算贷款。但事实上,珠海公立医院的平均欠款时间为12.7个月,导致一些制药企业无法再向银行贷款,只能考虑通过高利贷维持企业的正常经营。

为什么现金流强的医院不还钱?

“制药行业似乎是一个高利润的领域。医疗器械代理商的各种利润总额通常在10点左右。如果压货周期太长,账面无法周转,利润甚至低于银行理财,贴钱的情况也很常见。”一位医疗器械营销专家曾对媒体说。

虽然影响了自身的发展,但大多数拖欠货款的制药公司仍然选择保持沉默,因为他们担心与医院相反,导致未来没有业务可做。一位业内资深专家表示,这是医疗企业的现状。在公立医院面前,他们往往处于弱势地位,没有发言权。

据他分析,在药品流通过程中,虽然医院处于销售终端,但涉及药品采购制造商、药品使用和品牌关键信息,公立医院仍处于垄断地位,部分医院将会计期作为评价药品供应商的重要指标,企业为了不失去市场份额,通常选择妥协。

对于现金流强的医院,为什么要以此为筹码,长期拖欠企业款项?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何斌告诉“医学界”,一些拖欠货款的公立医院不一定负担不起,但短期内不愿意给钱。

在他看来,从公立医院的角度来看,在取消药品奖金后,当提高医疗服务费无法弥补损失时,我们只能找到其他方法来弥补,在医疗保险设计和政策实施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。

“医院购买、管理和销售药品是有成本的,零差价政策必然导致医院在药品经营过程中的损失,医院可以利用拖欠的方式占用营运资金来补偿损失。何斌解释说,公立医院也是依靠自身经营盈利的机构,在周期性和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存在亏损风险,而财政拨款一般不到其实际经营所需资金的10%,“平均在5%-8%左右,有的甚至低于5%。”

长沙一家公立医院欠款超过100亿元的案例证明了这一判断。据《三湘都市报》2016年报道,只有湘雅医院、省人民医院、省儿童医院等20家公立医院拖欠了长沙40多家药品配送企业100多亿元。自2016年1月1日起,长沙首批20家公立医院开始实施药品零差销售。

据上述报道,当地一家公立医院的代表计算了媒体:人力设备成本约6000万元;药品仓储、物流配送、自然损失消费成本约3000万元,仅两个直接成本每年近1亿元,更不用说药师指导和检测过程中的间接成本了。

用医院的话说,他已经成为药品供应商的“免费分销点”。何斌分析,医院可以将成本转移给制药公司,一些医院采取二次议价和药品回扣等措施。

除了亏损和赔偿问题外,公立医院拖欠款项的主要原因是医疗保险、医院和供应商之间多年来难以解决的“三角债务”。

2021年5月,国家卫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翟铁民等人在论文《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公立医院经济运行补偿政策研究》中介绍了部分地区医疗保险结算不及时的情况,称中国保险基金支付周期长,医院预付资金压力大。

本文引用了一项调查数据:2019年,全国公立医院应收医疗保险费约3500亿元,其中半年以上未结算医疗保险费906亿元(占26亿元%),确认无法收回的医疗保险款为349亿元(占7.2%)。不同预算水平医院医疗保险平均支付周期为64天,省级医院最长,达到91天。

目前,近一半的公立医院亏损,但政策规定医院应及时支付。何斌认为,这可能很难实施。同时,医疗保险结算和医院向制药企业支付货款的周期管理也存在问题。医院向制药企业支付的及时性只是公立医院系统性问题的表现,很难通过某些规定简单解决。

“制药公司实际上知道公立医院拖欠付款的逻辑,但他们也应该努力尽快获得付款,所以他们会清醒地抱怨,这只是一个大家都知道规则的游戏。”何斌说。

医保直接结算正全面铺开

广州推出医院欠款清单政策后,“医学界”向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提出了具体排名。一名工作人员拒绝了该申请,理由是“涉及医院内部数据,暂时无法公布”。

据工作人员介绍,该政策的初衷是给欠款医疗机构施加压力,督促他们尽快还款。“排名是针对所有欠款情况,无论是溢价品种还是收款品种,都是平等计算的。只要你不按照收款时间还款,就会上榜。处罚措施包括年底的医疗保险评估。”

然而,制药企业管理领域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“医学界”,此举将发挥一定的效果,但由于排名和缺乏强有力的监督,实际效果可能有限。

针对药品结算困难的问题,国家医疗保障局在2020年回复代表提案时表示,“确保及时支付”是降低企业成本和药品价格的重要因素。2015年和2019年发布的相关文件强调,应严格调查医疗机构不按时结算药品的问题。

除了通报批评和加强监督外,国家医疗保险局药品价格和招标采购中心还表示,2023年的重点之一是支持地方政府提供在线付款结算服务。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》还明确提出,“促进医疗保险基金和制药企业的直接结算”。

这是一种新的结算模式。在原有医疗保险结算的基础上,医院被“踢”出去,医疗保险基金与企业直接结算,解决“三角债务”问题。目前,福建、湖北、山东等省医疗保险局已出台相关政策,对药品和耗材的收集,医疗保险绕过医院直接结算企业付款。

根据《人民日报》公布的信息,截至今年4月,覆盖27个省份和15种医疗耗材的医疗保险直接结算款项将全面实施,落地医院数量将超过2000家。根据国家医保局此前公布的运营数据,试点产品30天结算率达到90%以上,有效缓解了医疗机构拖欠药品的问题。

一些行业专家认为,在真正的“零奖金”政策的前提下,从长远来看,医疗保险资金直接结算政策有利于进一步实现“医疗分离”的目标,对完全消除药品的“黄金销售”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

何斌说,这一措施有利于制药公司,但他担心医院可能进一步降低药品服务水平,甚至要求医疗保险部门独立经营药品,“医院既不购买,也不销售,也没有利益,与药品无关,也要求医院提供免费药品管理和药品服务,原因是什么?”

除直接结算外,医疗保险基金预付制度也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。例如,湖北明确规定,集中采购选定产品约定采购量的结算,在医疗保险基金总预算管理的基础上,实行医疗保险基金单独预算管理,医疗保险基金按不低于年度约定采购金额90%的比例预付。

结果表明,随着医疗保险基金和企业直接结算政策的实施,“老赖”医院将逐步减少,企业端的支付周期将进一步缩短。

指导专家

贺滨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

参考文献:

1、广州推出了医院欠款清单,专家:新政策解决“老赖式”医院

https://m.peopledailyhealth.com/articleDetailShare?articleId=4f6d69f1245e6420ae64

2、珠海很多公立医院都成了“老赖” 拖欠药企货款2.9亿元

http://www.hkwb.net/news/content/2014-06/19/content_2296631.htm?node=108

3、国采保供应前置化!工信医保联合监测783家国采中标药企,能解决货物危机吗?

http://www.rrrry.com/art_61838.html

4、国家医疗保障局对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第4382号提出的答复

http://www.nhsa.gov.cn/art/2020/9/18/art_110_6825.html

5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的指导意见

http://www.gov.cn/zhengce/content/2015-02/28/content_9502.html

6、2016年长沙有20家公立医院欠款超过100亿 (三湘都市报)

https://www.sohu.com/a/122505119_267160

7、欠款!山东这89家卫生院被通报

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94625441291976797